海口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山海经之养鲲系统 第93章 阴招

来源: 分类:玄幻 查看:10次 时间:2019年06月08日

山海经之养鲲系统 第93章 阴招

中午时分,张乔连胜几场后,皇族战队的专属休息室里气氛凝重。

仿佛是风暴将要来临的前兆,真个房间的空气都显得沉闷无比。

皇族战队的一干人等,此刻都拼命低着自己的头,想要降低自身的存在感。

李大少出了名的喜怒无常,传说皇族战队曾经有一位叫做曾凡的队员。

作为李镇天的队友,曾凡也是实力不凡的天级血脉,修为提升极快。虽然只是小商人家庭出身,但是在皇族战队的资源加成之下。

曾凡也是飞速成长,被视为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是皇族战队里仅此于李镇天的厉害人物。

因为一直这样的顺风顺水,曾凡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有些时候也就过于高调了。

在一次秘密任务的执行过程中,因为李镇天的决策失误,导致队伍损失惨重。乃至于个个带伤,任务也宣告失败。

本来只要成功执行任务,皇族战队就能因此在积分排行榜上,再度提升名次。没想到任务失败,反而退步了几名。

整个战队里死气沉沉,大家心里都对嚣张跋扈的李镇天有些意见。但表面上皇族战队是任务中心的雇佣队伍,实际上只是未来基因公司豢养的私兵而已。

所有的支持与资源,都来自这个生意遍布世界的庞然大物。李镇天作为未来基因的唯一继承人,谁也不敢对李镇天说出自己的不满。

唯独曾凡一个人,可能是少年得志,所以有些年少气盛。自认为在战队里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居然敢去直接当面指责李镇天。

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谁也不清楚。

只知道可能曾凡一时疏忽,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居然惹得李镇天勃然大怒,直接大打出手。要知道饕餮血脉威力惊人,贪食之怒的种族技能一出,很多妖怪根本无法抵挡。

曾凡没有准备之下,竟然被李镇天打的妖力运转混乱,身体遭受重创。下半身从此瘫痪,成了一个不能修炼,甚至连生活自理也困难的废人。

同在一个战队,本应该是同舟共济,并肩作战。居然因为一时口角,直接下重手伤害队友。

而且是如此残忍的殴打,导致一位潜力不凡的妖怪,从此失去了上升的希望。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打斗,而是一次可怕的犯罪了。

曾凡发誓要找李镇天讨个公道,让他付出巨额的代价,甚至花钱请了不少律师,想以故意伤人罪起诉李镇天,把他送进牢里监禁。

最后的结果是令人大跌眼镜,几番波折之后,曾凡选择了撤诉,并且与李镇天达成和解。

而事主李大少连人都没出现过,不过是由未来基因出面,给了他一笔不菲的赔偿而已。

信誓旦旦让李镇天付出代价的曾凡,却不知为何,不再去追究李镇天的。

只是带着一笔钱,黯然的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如此骇人听闻的伤害队友案件,也就此不了了之。

现在李镇天正在气头上,谁如果这时候不识趣,敢去打扰他。

那么早已成为皇族战队禁忌的曾凡,就是他们最好的前车之鉴。

正主常远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刚准备走进李镇天所在的休息室,旁边另一位皇族预备队的队长聂政拦住了他,把常远拉到一旁讲起了悄悄话。

“常兄弟啊,你这次做了什么事,惹得天少发了这么大的火?

咱们天天在一起潇洒,当兄弟的就提醒你一句

山海经之养鲲系统  第93章 阴招

。天少乃是火眼金睛,事无巨细都瞒不过他的眼。

等下进去了,不管怎么样,你就先认错。再好好像天少坦白,这件事就算过去了。不然曾凡的名字,你听说过吧?”

聂政拍了拍常远的肩膀,给了他一个保重的眼神。

常远简直是感激涕零,对着聂政连鞠了好几个躬。

“聂大哥,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多亏你刚刚点醒了我,不然我这么心急火燎的冲进去,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呢!

大恩不言谢,以后我常远一定好好报答你。”

对着聂政再三感谢,常远收拾了一下心情,才进了李镇天的房间内。

“天少,我错了!”

一进房门,连李镇天的样子都还没看清楚。常远就推金山倒玉柱一般,直接跪倒在他面前。

嘴里不停直呼“我错了”,根本不敢抬头看李镇天的表情。

半响过后,常远的声音都喊的有些嘶哑了,一阵冰冷的声音,仿佛从地狱里传来。

“你错了?你知道你错在哪里了吗?”

好像是一阵寒冷彻骨的冷风吹过,常远竟然被冻的打了个哆嗦。和李镇天相处的时间越久,越感觉摸不清他的深浅。

一开始和李镇天相处,常远只觉得他是一个性格暴躁的富二代。不过是天赋高一点,老爸更有钱一点。

现在不过是短短几个月时间,随着修为的增长,李镇天也在不断的蜕变。常远是越来越看不透他了。

传闻妖兽血脉会影响人的性格,身怀上古凶兽之一的饕餮血脉,以后的李镇天会变成什么样。

难道会如同饕餮一样,凶残噬人吗?常远根本不敢往下想。只是把头埋的更低,甚至低到尘埃里。

“我错在不该因为一己私心,买通裁判和附属队伍。并且拿着您赐予的最高权限,擅自改变对战的双方,想要借机报复张乔的队伍。

天少,实在是对不起。我也没料到张乔的狗命这么硬,这样必杀的局面也没弄死他。”

常远也觉得自己有些冤枉,每次都是天衣无缝的计划,在马上快要成功的时候,却总是因为碰到张乔这个怪胎,最后功败垂成。

等到常远抬起了头,才发现此刻的李镇天极为不对劲。

在很多佛教绘画中,佛陀、菩萨、圣者的头顶和身后,都笼罩着一道辉煌的灵光。佛教的最高境界是“成佛”,而觉悟的本质便是光明朗照。

头顶的头光与身后的背光,象征着已经达到了大彻大悟,功德圆满的果位。

李镇天的头顶,正挂着一轮漆黑的圆盘,正往外散发出无穷无尽的绝望与寒冷。

白色的辉光,代表着佛菩萨顶上的圆轮光明。此刻李镇天手捧着一颗黑色的菱形水晶。

水晶上散发着古怪的黑雾,雾里依稀可以看到无数狰狞的人脸,偶尔似乎还能听到恐怖的惨叫声。

每隔几分钟,黑雾就会爆发一次,把李镇天全身都笼罩在里面。只见他的脸苍白之极,没有一点血色。

好像每一点黑雾进入他的身体,都是一种莫大的痛苦,英俊的脸庞也因此而扭曲,变得可怕而丑陋。

“擅自改动训练基地的系统,已经引起了路解珂的注意。他是军队那些老古董那派的,早就在找我的把柄。

张乔作为他的重点关注对象,他的队伍更是在他眼皮底下比赛,你这么做,不是把我的把柄送到他面前吗?”

李镇天重重的哼了一声,黑雾仿佛受到了某种刺激,直接四散开来。

一丝黑雾拂过常远的身体,好像是一道电流传遍了他的身体,一种恐怖的濒死感觉,回荡在他的脑海。

“我错了,对不起,我错了.......”

只是被李镇天手下的黑雾轻轻接触,常远居然就全身蜷缩在一起,嘴里说起了胡话。

看到这样的场景,李镇天似乎恢复了一点理智。大手一挥,黑雾仿佛百川归流一般,全部进入了他的身体。

脑后的黑色圆光也消失不见,手中的黑色水晶,也被他不知道收进了哪里。

哪怕是恢复了正常,仿佛是大病初愈一般,常远还是觉得浑身无力,全身发寒。

“这些事我都不想管,张乔我早晚都要收拾他。

但是他现在参加了天级个人赛,而且成绩一路飙升,好像有争夺十强的劲头。

这次的天京大比,事关我竞争首席的大事,我必须要成为天级个人赛的第一名。所以我不允许任何变故出现,你懂我的意思吗?”

常远心领神会,立马道出了自己的计划。

“你去对战张乔?虽然筑基之后,你也晋升了天级血脉。可他是能召唤法身,大战炼体大成境界妖怪的人物,你有信心吗?”

听到常远要亲自对付张乔,李镇天有些怀疑他的能力。

“我有几斤几两,自己是再清楚不过了,这次去,不过是为了天少探探路。

如果张乔实力不济,那么这次就肯定会死在我的“含沙射影”之下。

但若他打赢了我,后面还有一道难关等着他呢!只是这需要天少你的支持了。”

再次向着李镇天窃窃私语,常远把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听完之后,李镇天迟疑片刻,最后下定了决心。

“我不希望再到天级赛场看到张乔,就按照你说的办,这次就好好探探他的底细,必须把他淘汰下去!”

一想到张乔屡次三番坏了自己的好事,总觉得他会成为自己的心腹大患,这种不详感觉越来越严重。

李镇天思考再三,准备去做万全的准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