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革命吧女神 三百二一 凛冬将至

来源: 分类:体育 查看:2次 时间:2019年06月13日

革命吧女神 三百二一 凛冬将至

两个相貌几乎完全一致,发色发式和瞳色不同的美丽少女隔着信风之书聊天,不过基本都是金色长发那个说话。

“李奇对你好吗?有没有饿着你?有没有把你当作打手成天使唤?”

淡金短发点头又摇头,嘴里发出喀吧喀吧的声音。

“你现在是哈德朗和红石两个国家的长公主,在唐古斯和艾兰尼斯也拥有等同于公主的地位,李奇在外人面前有没有给你足够的尊重?身边有几个侍女?”

短发掰着指头,一根两根三根……五根都全了,再反复来回,这是数不过来的意思,嘴里继续喀吧喀吧。

“这么多吗?那就好,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喀吧喀吧,短发比了个拥抱的姿势。

“只是拥抱吗?他还算守规矩,等等……”

长发生气了:“你老在嚼什么啊!就算是其他人也不该这么没礼貌何况是你姐姐!”

短发噗的吐出什么东西,举起手里的纸袋:“瓜子,吃吗?哦,吃不,到。”

长发咬着牙说:“形象!凯瑟琳,注意你的形象,你是公主啊!那个混蛋李奇,怎么把你教成这个样子了!”

“我,不是,小孩子,了”,短发有些不满,继续喀吧喀吧。

“凯瑟琳……”

特蕾希娅看着妹妹,眼圈微微泛红,再由妹妹这句话心生警惕:“是,你不是小孩子了,你比我还高呢。不过你不必证明这个,尤其是不要做那种必须……大人做的事情来证明自己。”

喀吧喀吧停住了,凯瑟琳看着姐姐,银灰眼瞳眨巴了几下,然后说:“担心,誓言?我已经,好了,誓言,不需要,遵守。”

“不,凯瑟琳,我以凯姆之名发过誓的”,特蕾希娅神色凝重的说。

“凯姆,去吃……”

凯瑟琳及时闭了嘴,继续磕瓜子。

特蕾希娅幽幽的道:“当时是你提的要求,不要因为你好了,就让姐姐背负破誓的罪责好吗?”

喀吧喀吧……

她的语气转为苦涩:“你以为我就愿意吗?”

凯瑟琳说:“是,李奇。”

特蕾希娅咬牙:“就算是他也……”

“就算?”

凯瑟琳面容有了些变化,她垂下眼帘说:“姐姐,累吗?”

特蕾希娅楞了楞,惊喜的看住妹妹,眼里蒙着一层雾气:“你肯叫我……姐姐了!?”

凯瑟琳再道:“秩序,交给,李奇,我们,在,一起。”

“凯瑟琳……”

泪水从特蕾希娅眼角滑下,她哆嗦着嘴唇,似乎想要说那个字,却像是禁语一般,怎么也说不出来。

“这个玩笑不好笑”,她抽了抽鼻子,擦掉眼泪,目光投到一旁。

那应该是窗外,让她的目光极为悠远:“你被赤红女士拯救了,你成了祂的圣女,你背负着祂的神意。而我与凯姆同在,我在为凯姆而战。我们不再只是单纯的凡人了,凯瑟琳。”

凯瑟琳的声音变得低沉:“那,我,不会,原谅,你。”

“我也不敢奢望你现在就……”

特蕾希娅低声说:“总之,等那一天到来,你会原谅我的。”

凯瑟琳没说话,特蕾希娅也没再开口,就静静的看着她。

门外李奇抱着胳膊,抬头看着新月,发出深长的叹息。

………………

贝塔城的外城,挨着安妮广场的赤红神殿实际是座医院,底层跟普通神殿差不多,上层却是一间间病房。

某间病房里,两条大长腿在床上蹬着,因为裤管滑了下来,露出光溜溜白嫩嫩的肌肤。尽管半身人已经在心理上习惯了,生理上依旧没有克服,只好转头看向窗外,看着高挂天空的月亮。

“弗洛多,你觉得呢?”

黑发少女抱着头,一边按“医生”的指示做蹬腿运动一边说:“明天不能继续赖在这里了,奥图要我改信当圣堂,拉尔夫要我加入执法大队,我没想好该选哪边呢。”

“圣堂这边,你也说了冒险点数可以兑换的东西只要是需要的,全部直接发,挣的贡献点数能兑换的东西不多。这就像玩游戏一下打通了所有关卡,实在没有动力工作呢。”

“执法大队那边,驻地又在夏安迪亚,那里没有火锅和红烧肉吃吧?简直太无趣了。养伤这阵子,吃到的美食让我以为到了一个新世界,如果再也吃不到了那该多可怕啊!”

弗洛多脸颊抽搐着说:“这不是工资和伙食的事情啊,梅恩!你就不能认真的选择未来吗?你的圣武士之心呢?”

梅恩摊手:“我的圣武士之心已经被自己捅烂了啊,哈哈,我真笨。”

弗洛多脸色一黯:“对不起梅恩,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什么弗洛多,我不怕被人说笨”,梅恩笑着说:“笨好像在这里不是贬义词呢,那个叫阿丝娜的院长,昨天就在骂隔壁的伤员凯蒂,说她笨得像只猴子。猴子怎么能跟笨联系在一起呢?分明是在夸她嘛。”

“那是从赤红教会内部传出来的玩笑,虽然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弗洛多说:“可在他们说的玩笑里,猴子的确就等于笨,而且是令人恐怖的那种笨,会传染人的。”

梅恩抱住被子:“那你离我远点。”

门敲响了,进来一个胖胖的半身人。

“哟,山姆,今天加班了?”

梅恩热烈的招呼着:“今天又抽了多少人鞭子?爽翻了吧?”

“不是,是被贝塔城的什么统合部训导处叫去,问我愿不愿意参加高级学习班。”

山姆手里捧着什么,被纸包住看不清楚。

“统合部训导处是专门挑选干部的地方啊,山姆你被赏识了”,弗洛多为自己的好朋友得了好运高兴:“不过我听人说,好像得改信赤红女士。”

梅恩问:“干部是什么?”

弗洛多挠头:“经常听他们说这个词,有时候用来指上面,有时候也用来指自己,搞不清楚,大概跟骑士和贵族是一个意思吧。”

梅恩兴奋的道:“总之是高升了对吧?山姆,你肯定答应了?”

轮到山姆挠头:“当时我很高兴啊,说泰索洛斯在上,一定是幸运女士眷顾我了,然后他们的脸色就变了。有人说再看看,有人说做个实验也行,我就被吓到了,坚决要求留在移民学习班里继续当助理。”

弗洛多抚额:“我就知道……”

山姆也不在意,把手里的东西递给梅恩:“别说我啦,梅恩,明天你就出院了,白天要上班没办法接你,给你送束花吧。”

“花?山姆你懂花语吗?别搞错了让我误会你有发展一段跨种族感情的企图哦”,梅恩嘀咕着接过来,打开包装,病房顿时亮起五彩缤纷的光色。

“这是……天啊,真美!”

看着这束散发着虹彩光芒,一朵上居然有好几种不同颜色花瓣的鲜花,梅恩两眼满是星星。

她碰了碰花瓣,不可思议的道:“是真的呢!”

“旌旗之花?”

弗洛多认出来了:“贡献点数的最新兑换品?一朵就要三十点啊,山姆你……”

山姆不好意思的道:“我现在是市民,有吃有穿,需要的东西都有配额,贡献点数没什么用。”

弗洛多摇摇头,对梅恩说:“这种花听说是贝希米亚女伯爵最初亲手种下的,后来才种出更多。只要折下来跟人体接触,能保持十来天不凋落,而且还能……”

“真的?”

梅恩高兴的折下来,插了一朵在发际,即便她容貌普通,被五彩花瓣一衬,也变得明丽起来。

弗洛多的话还没说完:“还能随着人的心情变色。”

话音刚落,那朵旌旗之花,就在梅恩头上变了颜色,像是被浓墨浸染,急速变黑。

弗洛多和山姆看着那朵黑花,同时发起了呆。

梅恩还笑着问:“怎么?变成什么了?”

然后她的脸色也渐渐变了,半身人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摘下那朵花,看着花瓣上的浓郁黑色,梅恩愕然:“我……我的心情不是很好吗?这一定是错了吧!”

半身人依旧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她,梅恩楞了楞,大颗大颗的泪珠落了下来。

她抽泣道:“真的呢,我才知道,我的心里原来这么难过……”

“梅恩……”

“我不想说那个名字,不过梅恩你得面对事实……”

梅恩摇头:“我知道事实,我也能面对,但是……但是……”

她掩着脸痛苦的道:“是我的错啊,是我让格罗妮娅变成那样的!”

弗洛多想凑过去安慰她,山姆摇头低声说:“让她哭吧,哭出来会好很多的……”

哭声在病房里回荡,梅恩手里的旌旗之花,墨黑之色渐渐消散,蓝绿紫黄依稀浮现。

“格罗妮娅……她还好吗?她毛毛躁躁的性子,一定会吃很多苦头吧?晚上睡相很不好,经常蹬被子,没人在身边照顾,会着凉的……”

梅恩握着花朵,低声嘀咕着:“我真的不怪你格罗妮娅,既然我还活着,我也不会放弃阻止你,拯救你。”

她眼里渐渐升起光彩,手里的花瓣片片变红,直至像鲜血般殷红:“龙尔德拯救不了她,赤红女士会吗?应该会的吧?”

………………

克斯特王国北方,一座倚山而立的城堡顶端,光翼鼓荡的红发少女挥动长剑,朝那个全身发软瘫在地上的贵族劈下。头颅离颈,咕噜噜滚到她脚边,猩红血液溅了她一脸,又在金黄圣光中急速蒸发,让她依旧如片尘不染的天使。

“格罗妮娅!格罗妮娅!”

“正义天使,红发格罗妮娅!”

“龙尔德因你而重现!格罗妮娅!”

城堡顶端的圣武士,围困城堡的平民们同时欢呼,红发少女提起那颗头颅,向下方成百上千举着木棍扛着钉耙的平民展示,呼声顿时变得更高了。

头颅丢下城堡,平民们一拥而上,疯狂争抢着,渲泄他们积压了不知多久的愤怒和憎恨。

“看吧,这就是力量……”

格罗妮娅对身边的圣武士说:“虽然弱小,但汇聚在一起,却像是火山喷发,像大火燎原。更重要的是,他们无处不在,哪里有脑满肠肥的贵族和祭司,哪里就有他们。”

城堡下方,不知道是马厩还是库房被点着了,火势越来越大。飘摇的火光映照在圣武士的脸上,让他们眼里似乎也燃着熊熊焰光。

加斯东急急上了楼顶:“家属都抓到了,要怎么处理?”

“推出去……”

格罗妮娅指着正把男爵的脑袋当球踢的平民:“交给他们,他们还需要渲泄,还需要……喂养。”

加斯东有些犹豫:“里面还有小孩子甚至婴儿,应该另作处置吧。”

埃斯特附和道:“罪不及幼小,这是圣武士应该遵循的正义。”

“正义?”

格罗妮娅冷笑:“谁的正义?娜玛那些人固守的正义?或者是赤红女士的正义?”

“就算是龙尔德的正义,我们也不再需要那种繁文缛节的,假惺惺的正义!”

“压迫者犯下的罪行,只靠他们自己是偿还不清的。他们的亲人,他们的朋友,他们的管家,他们宠信的奴仆,全都得付出代价!”

“我们的正义是血腥的,是残酷的!我们要推翻贵族和祭司的一切压迫,我们要在费恩燃起复仇之火,就需要足够多的柴薪。”

红发少女眼中的光芒有如实质,被她看住的圣武士纷纷低头,就听她用高踞云间的冷漠之音说:“推出去,一个不留!”

片刻后,圣武士们将倒绑双手的男女老弱押到了城堡外,留给平民们。欢呼声变得更热烈了,之后是男人的怒骂声,女人的惨叫声,还夹杂着稚嫩的喊声,甚至婴儿的啼叫。

城堡顶端的圣武士看着这一幕,一些垂下了眼帘,一些则眼中发光的看着,甚至有人舔嘴唇,吞唾沫。

“正义在我!我就是正义!”

金黄圣光自长剑喷薄而出,格罗妮娅高举长剑,沉声道:“从现在开始,我们再也不是夏安迪亚的圣武士,而是血色圣武士

,我们的新教团,就叫……血色之刃!”

………………

迩香,最外一层的城墙下,巨大的城门缓缓关闭。

有“地上天堂山”之称的迩香是从不关门的,到了午夜,数十米高的大门会关,大门上足以通行一辆马车的小门还开着。

虽然有滑轴,两扇大门跟普通贵族的城堡一样高,厚也超出了两三个人的高度,还全是紫铜浇铸的,推门的城卫累得汗流浃背。

营房里,卫兵们摘头盔脱护甲,长吁短叹,嚷嚷着今天总算完事了之类的话。

一个有头金色短发,面容秀气,身材修长的青年将头盔、护甲和长剑盾牌锁进自己的柜子里,没理会其他人,自顾自的离开了。

“还说叫上他一起去酒馆消遣,那小子还是那么不合群啊。”

“看不起我们吧,听说人家祖上是大贵族。”

“大贵族?在迩香贵族算什么啊,就算是公爵,遇上白袍都得低头行礼!”

“是啊,咱们到了乡下,这身制服也能让男爵子爵让道!再说了,祖上怎么怎么,那有什么意义?八十二街拐角那个卖花的丑姑娘,据说祖上还是当年的帝国宰相呢。”

“走啦走啦,一个小屁孩,整天苦大仇深的绷着脸,去了酒馆也是扫大家兴头。”

声音传出营房,隐约飘进青年耳里,他低低叹口气,加快了脚步。

刚出营房大门,角落里分明没人,却有人说话:“今天的迩香快报,给你准备好了。”

青年停下脚步,嘀咕道:“什么给我准备好了,分明是没卖完把我当垃圾桶吧,五个铜子。”

角落里的声音很不满:“今天的消息特别多,报纸厚了一倍!”

青年说:“我只有这么多,卖不卖随便。后面的人要去喝酒,酒馆里有免费的幻景看,肯定不会在你这买报纸。”

那个声音无奈的道:“好吧好吧,五个。”

青年丢的五个铜币在角落里无声消失,一份卷成筒的报纸滚到了青年脚下。

青年拿起报纸,挥手道:“晚安,吉尔万尼。”

“晚安,罗姆罗斯”,那个声音说。

从宏伟的大道转到宽敞的街道,再到狭小的巷道,最终青年进了一座破败的院子。

“少爷!”

“少爷回来啦!”

一个老者,一个少女将他迎进屋里。

少女侍候他换上家居服和松软的拖鞋,老者端上食物。

昏暗的灯光下,一老一少肃立在旁,青年正襟危坐,右手拿起餐刀,神色凝重,不像吃饭,更像祭祀。

老者忽然出声:“罗姆罗斯-希瑟-图铎,你忘了先祖的信仰吗?”

青年沉声道:“不敢忘!”

“你忘了先祖为什么要建立帝国吗?”

“不敢忘!”

“你忘了帝国是被谁毁灭的吗?”

“不敢忘!”

“你忘了为何来到这个世界,为何要活下去,食物对你又有什么意义吗?”

“不敢忘!”

“你还记得自己的使命吗?”

“记得!”

“用什么证明?”

“用血!”

青年说完就将餐刀狠狠扎进手心,力道之大,直接将手掌钉在了桌子上。

他闷哼了一声,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咬着牙拔出刀,再挪动受伤的手掌。

血水一滴滴落在桌子上,这时才看到桌上处处都是斑驳的褐黑痕迹,还有密密麻麻的刀痕。

青年用受伤的手摸上面包,将血涂在面包上,一个个吃下。

等他吃完,少女才上前,给他的手掌施展了个治疗术,再用绷带包扎好,动作极为熟练,似乎天天都在这么做。

跟仪式差不多的晚餐吃过,青年就着昏暗的灯光,展开报纸。

“瓦伦丁战事绵延,博杜安枢机断言血冠女王已到穷途末路,嘁,谁才快到了穷途末路了。”

“匪首希尔维元帅被兽人大军击败,尸首无存,据说已被当众吃掉,哈哈……这是第几次被吃掉了。”

“匪首普雷尔公爵在神陨高原聚众十万,公开招纳巫妖和灵吸怪等邪恶势力……”

读到这,罗姆罗斯的神色黯淡下来。

“李奇-普雷尔,一起在贵族学院上学的时候,根本看不出来啊。跟我走在一起,别人还错认成我的女朋友,真是没想到。”

他看了看裹着绷带的左手,露出苦涩的笑容:“李奇,你现在已经被红袍们看作跟希尔维一样的眼中钉了,而我,还像老鼠一样缩在迩香的阴暗角落里,苦苦等候着机会,绝对不可能有的机会。”

小院的上空,夜色中荡开难以察觉的微微涟漪。

紫山忠诚圣堂,地下深处的殿堂里,某个白袍神色肃穆的盯着一面面光幕。一面光幕猛然涨大,出现一个黑气萦绕的身影。

“大人……”

仅仅只是光影,就散发着令人窒息的力量,白袍显得极为意外,但依旧毫不慌乱的离座鞠躬。

“卢西安,你还记得,为什么即便到了传奇,也不让你加入枢机会,而是让你默默无闻的缩在角落里,充当观察者吗?”

“不敢忘……”

“那么卢西安,你被激活了。很快会有人接替你,而你,负责激活这颗种子,对,七号种子。”

“这……真的到了时候吗?”

“是的,我们计算出的前景很不乐观,当然我们不能主动放弃,但得着手准备新的方向了。”

“这意味着……”

“意味着凛冬将至……”

“明白了,我这就去做准备。”

那个身影低沉的道:“不要怀有怜悯之心,卢西安,哪怕是你最亲密的同僚,都是让我们度过冬日的柴薪。”

他呵呵笑着,笑声让其他光幕都变得混乱破碎:”凛冬将至,燃烧吧,世界。”

【本卷终】

男人补精气神的食物
女人补精气神的食物
腰痛抽血拔罐对肾有害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