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奇幻

通天之主零八二看手相

来源: 分类:奇幻 查看:0次 时间:2019年10月17日

  通天之主 零八二 看手相

  (照例三求求点击、求推荐票、求收藏、收藏、收藏)

  “诶~~上什么山我得排队”叶斩义正言辞道

  其实慕容飞霜忍叶斩好几天了,路上什么都得听他的,现在逮着机会,当然想报复一下:“你要不跟我走,信不信我现在就大喊你非礼我”

  不得不说,慕容飞霜长得实在太扎眼,早有不少人在偷瞄她,若她真喊非礼的话,甭管她是不是玄月门主千金,只怕都少不了跳出来打抱不平的青年俊杰

  叶斩的脸色阴了下来,冷然道:“让我成为众矢之的,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瞥了眼叶斩阴沉得快滴出水来的臭脸,慕容飞霜的芳心没来由地打了个突,情不自禁赔笑道:“好了啦,人家跟你开玩笑呢不过这队都排老长了,今天可是登记的最后一天,万一没赶上……还是我带你直接上山吧”

  这话说到叶斩心坎上了,今天的确是时限的最后一天,他算是及时赶到,万一要是在“登记报名”这个环节出了什么纰漏,之前费的那些工夫不就等于白费了么

  “你带我上山……靠不靠谱啊”

  见叶斩有所迟疑,慕容飞霜顿时得意起来:“你放心好了,我真是我爹的女儿”

  叶斩听到她这话,差点想骂娘,我还是我妈的儿子咧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长龙队伍里已然有多事之人举报了慕容飞霜的胡吹大气,当然,人家也没直接说她的不是,而是说叶斩扯着个女子在队伍当中聊天,影响了排队的秩序

  很快,接到举报的巡查弟子就赶了过来,远远瞄见慕容飞霜的背影有点眼熟,却一时没想起她是谁,索性没太深想,直接冲叶斩招手道:“你,就你,出来一下”

  “我”叶斩指了指自己,见那巡查弟子点头,当下疑惑不解地越过慕容飞霜,就欲上前

  孰料,在叶斩眼门前还巧笑嫣然的慕容飞霜一听到玄月门弟子略微耳熟的声音,俏脸霎时冷了下来,状似寒玉,一把拽住想要凑过去的叶斩,旋身冲那巡查弟子娇叱道:“你、给本小姐滚过来”

  巡查弟子听到慕容飞霜的话,正欲勃然大怒,但定睛一瞧,额滴个乖乖,怎么是霜魔女大驾归来啊赶紧屁颠屁颠地小跑过来,低眉顺眼道:“这、这个,小、小师……”

  周围正打算看叶斩和慕容飞霜笑话的少男少女们见此一幕,顿时都傻了眼

  “小你妹呀”慕容飞霜跟了叶斩几天,把他的口头禅学了个七七八八,“还不赶紧送我上山……”说着,又指了指叶斩,“哦对了,还有他,他得跟我一块上山,我还要请他吃大餐呢”

  “大餐”巡查子弟没太听明白[大餐]是个什么玩意儿,却不妨碍他连连点头哈腰,“小师姑请放心,弟子这就发信号,让大师伯派登云鹤下来接驾”

  慕容飞霜听到“大师伯”三个字脸色微变,直接否道:“大师兄诸务缠身,别麻烦他了,还是让我哥来接我吧”

  “啊可三师伯已经闭关了……”

  “他闭关了他居然敢闭关老娘还下落不明他就敢闭关”慕容飞霜有点老羞成怒起来

  巡查弟子闻言呆了一呆,似省起什么,探问道:“小师姑,迁师叔祖怎么没有跟您一块回来”

  慕容飞霜冷冷瞥那弟子一眼道:“这是你该问的么”

  巡查弟子吓得面无人色

  “七师姐还是整天弹琴吧让她来接我”

  “好好,弟子这就通知上去……”巡查弟子躬身而退,等到足够远了,这才转过身,急急忙忙离去

  叶斩扫视了一下周围那些直不楞登瞅着他俩的家伙们,低声调侃道:“飞霜,貌似你在玄月门的辈份挺高啊”

  “那是……”慕容飞霜先眉飞色舞地得意了一下下,旋即照着最近几曰与叶斩斗嘴的经验细一琢磨,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你是在变着方儿骂我老吧”

  “我哪有,这可都是你自己说的”

  不多时,天上就传来鹤鸣之音,在众多少男少女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叶斩和慕容飞霜在一个体态婀娜、轻纱蒙面的霓裳女子帮助下,携手坐上了登云鹤,随即一飞冲天,直奔九曲峰顶而去

  待登云鹤飞得平稳了,轻纱之后传来一抹缥缈的女声:“小师妹,听说迁师叔没跟你一块回来”

  “迁叔他……”慕容飞霜眼眶隐隐有些泛红,难于启齿

  叶斩随即感到面纱后两道冷厉的目光朝他扫来:“唔~~是师姐问得急了,回去再说”

  这话明显拿叶斩当外人,叶斩虽不以为意,却仍有些腹诽:要不是老子,甭说迁叔了,就连小娘皮也得一块嗝屁

  “不过小师妹,这位年轻俊杰又是你在哪里遇见的呀”

  本还处在难过情绪中的慕容飞霜霎时有点羞赧起来:“七师姐,他叫叶斩……”

  七师姐嗤之以鼻地打断道:“没听过……十大宗门之中有哪位高手是姓叶的么貌似没有吧还是哪个名门望族姓叶,好像也没有吧”

  听到这话,慕容飞霜的脸色变得极为难堪,紧张地望着叶斩,生怕他就此发作

  若叶斩是一般的少年郎,说不定此刻真就发作起来,至不济也会放些狠话大话,勿令眼前高傲的七师姐对他刮目相看哪怕一点点,可惜他早过了受不得激的年纪,就算有天大的刺激、天大的情绪,相信也能够压抑得下来,用冷静的态度去面对一切

  正因为如此,叶斩面对轻纱后那挑衅的眸光,仅只嘴角微翘,以牙缝发声:“呵呵”

  七师姐气息微滞,她完全没想到叶斩会用这样的方式来应对刁难,有些不爽道:“小师妹,你这个叶斩看来不是大族出身啊”

  慕容飞霜正欲替叶斩辩解几句,叶斩却先她一步接过话茬道:“这位……看在飞霜面子上,我姑且也称你一声[七师姐]吧”

  “哼,本姑娘不稀罕你称……”

  “你是姑娘”叶斩故作诧异了一句,在轻纱后面迸射出要吃人的目光后,他这才改口道:“嗯,看你的体态,虽比寻常少女山峦起伏一些,却也尚未开化,应是黄花闺女无疑”

  七师姐听得一怔,旋即看向慕容飞霜小娘皮赶紧摇手示意她没透露过任何情况

  “小子,你会相术”七师姐并没有去计较叶斩的口没遮拦,反而对他生出了几分兴趣

  “略懂……只会看手相”叶斩又开始胡扯了

  “那就帮我看看手相”说着,七师姐摊开素手,“若你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就算霜儿一力保你,我也要予你难看”

  慕容飞霜一听,顿时紧张起来,还扯了扯叶斩的胳膊

  叶斩并不理会慕容飞霜的小动作,不置可否地偏了偏头,道:“看手相没问题,不过你得换只手,男左女右”

  “呃……”七师姐无话可说,只好换了另一玉掌,“你看就是了,不许动手摸我”

  叶斩闻言心说谁稀得摸你呀老处女一个嘴上却道:“放心,我的相术远未到相骨的地步,只靠眼睛”

  “你还知道相骨”这一回七师姐真诧异了

  叶斩并未回应她,只朝玉掌上瞄了两眼,道:“行了,把手收回去吧,你的手相我已了然于胸”

  “这么快就看完了你看出什么了”七师姐追问道

  叶斩摇摇头,装逼道:“什么也没看出来,只能送你一句偈语……”

  听到前半句,七师姐本想发作,但又听叶斩说有偈语给她,立马来了精神:“什么偈语”

  叶斩悠悠吟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人生若只如初见……

  若只如初见……

  如初见……

  七师姐心头剧震,连带着他们仨身下的登云鹤也倏地一沉,惊得慕容飞霜尖叫起来:“呀~~七师姐”

  七师姐这才回神,控住登云鹤,又深深地看了叶斩一眼,若有深意

  叶斩被看得心头发毛,暗忖:额滴神呐,怎么前后就几息时间,我竟看不透这老处女了

  不得不说的是,叶斩哪会看手相啊,他只不过是胡猜瞎猜,正好说中了七师姐的心事罢了,结果就在刚刚那一瞬,本在叶斩神念之中还七彩斑斓([通窍]大圆满)的七师姐一下就晋入了新天地,他再也看之不透

  “七师姐,你没事吧”慕容飞霜关心道

  “没事,我好得很,比之前十几年都好”七师姐说这话时,面纱后的眸子死死盯着叶斩,仿佛要将他看穿

  叶斩心头危机感大盛,偏生身在登云鹤上,连逃都没得逃,只能冲七师姐讪笑道:“呵呵,看来我的偈语还蛮准的……”

  七师姐依旧不说话,抬手捂住慕容飞霜的小嘴,不让她插嘴,就那么瞅着叶斩,似要他从实招来,幸好这时登云鹤开始极快而匀速地下降,下方已然能看见一个极阔的广场,场中有不少蚂蚁似的人头在攒动,场面壮观宏大得不行

  “吆――吆”

  登云鹤又连着鸣叫了几声,最终轻巧落在了广场东南的一座偏院之中

  脚踏实地后,叶斩终于松了口气,不过一扭头就又对上了正灼灼盯着他的七师姐

  “我很好奇,就算你看出我是个黄花大闺女,你又怎知我为情所困呢”

  听到这个问题,叶斩有点头皮发麻

  

  (照例三求求点击、求推荐票、求收藏、收藏、收藏)

呼伦贝尔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巴中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湘潭性病医院
猜你喜欢